.

 

性別與輔導 郭麗安
婚姻治療中的性別與權力 郭麗安
健康的婚姻:安全的愛與性 郭麗安
婚姻暴力的脈絡研究-從違反家暴法者的眼光 郭麗安  潘才學
諮商實務中的平等觀念  郭麗安
雙生涯家庭的婚姻與親子關係 郭麗安
快樂與性別 : 研究與應用 郭麗安
兩性關係之困擾與輔導 郭麗安
如何協助子女適應兩性平等社會 郭麗安
諮商師問題概念化的權力意識:以婚姻諮商為例 郭麗安

從兩性關係看臺灣的青少年需要什麼樣的性教育 郭麗安

心理學家眼中的男人友誼 郭麗安
高中生對男女合班之認知與態度研究 張歆祐  郭麗安
未婚單身女性生活經驗之研究 :婚姻意義的反思 趙淑珠
性別意識:對諮商員的反省與提醒 趙淑珠
家內暴力的成因與後果:以母親為例 吳齊殷  陳易甫
母親信念、教養目標與教養行為(一):內涵意義之探討 林惠雅
母女關係的社會建構 惠琴
母親與幼兒互動中之教養行為分析 林惠雅
促進參與父職因素的探討 王叢桂 
台灣各大學婦女研究與兩性平教育 張玨  吳燕秋
身心違常:女性自我在父權結構網中的「迷」途 黃囇莉
 

性別與輔導  郭麗安

(本文原載:中國輔導學會出版,輔導季刊,第31卷,第4期,37-42頁,1995年)

摘   要

    本文之目的在於探討求助心理諮商之當事人,其性別在其困擾問題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作者以生涯選擇、生涯模式、人際行為與情緒困擾、學業行為、性行為、適應性行為等六個面向探討性別對個體求助問題之影響力,最後並建議諮商員應對當事人性別的作用力保持敏感、幫助當事人跳出性別角色社會化所導致的能力限制,以及宜用互動的架構去看當事人的性別角色的運作。

 

婚姻治療中的性別與權力  郭麗安

(本文發表刊載於1993年中國輔導學會邁向二十一世紀的諮商與輔導工作研討會論文集,76-87頁)

 摘   要

權力若是定義為行使個人意志的能力的話(Clayton, 1979),在家庭與婚姻關係中則是處處可見權力概念的展示與行為的表現。如管教子女的親權,或涉及夫妻雙方權利與義務之婚權(conjugal power)

早在1960年,BloodWolfe所出的丈夫與妻子:「婚姻生活中的動力」(Husbands and wives:The dynamics of married living)一書中即提出了有關婚權的資源理論(resource hypothesis),透過訪談九百位妻子,作者歸納出一個結論:擁有較多資源的配偶即擁有較多的權力。這裡的資源指的是賺錢的能力、所獲的教育和職業訓練、判斷力等。從此角度而言,BloodWolfe的研究支持了夫妻間的婚權是共享且流動的,端視個體獲取與維持資源的能力而定。因為資源是中性的概念,因而權力是無性別障礙的(gender free),所以BloodWolfe的資源理論間接的也否定的父權文化的存在。四十年後,我們檢視BloodWolfe的說法,仍要掩卷嘆息,為其對社會抑制女性行使個人意志能力的現象視而不見感到難過。 

在接受婚姻治療的當事人中,不乏妻子與丈夫學歷、判斷力、外表相當,甚至更好,但在婚姻生活中卻居於絕對的弱勢。更弔詭的是,連她的比他好,都可以成了丈夫施暴或離棄的理由。而旁人論起此事,也往往不自覺地站在男性為主體的立場說:「誰叫她太能幹了」。顯然女性即便擁有足夠的資源,仍被文化賦於男性的夫權、或男尊女卑的觀念打為弱勢。

此外,我們也可看到,在資源的獲取上,男性有其天生的優勢。家庭、學校、社會的養育方式及期待,使得男性比起他的姊妹們及妻子享有較多的受教育機會、獲得較高的酬勞、得到較高的社會地位。因此若說男性在家中因為擁有較多資源才取得較多權力,套句Gillespic(1971)的話,毋寧是「男性優勢的一種合理化解釋」罷了。

   當然,賺薪能力確實使得許多女性在家庭中擁有較以往女性更多的發聲權。然而女性在婚姻關係中使用她的聲音與權力時,仍得小心翼翼。許多家庭、婚姻暴力的加害者在心理諮商室中往往以言之有理的態勢自辯:「誰叫她得理不饒人,說個不停呢」!反過來說,絕少的男性會在婚姻中會因得理不饒人、說個不停而被老婆修理得鼻青臉腫。憑心而論,婚姻諮商室中鮮少有潑婦罵街的妻子,即令夫妻來談的目的是先生背叛了婚姻,但妻子的表現卻往往像做錯事的人是她自己。反倒是丈夫睜著無辜雙眼、大聲叫嚷:「我有在改呀,總要給我一段時間吧」,而這還算是具有「表面效度」的婚姻平權關係;等而下之,是背叛者理直氣又壯地對配偶說:「那妳想怎樣」?這種「吃定對方」的聲勢是從何而來?這一句「那妳想怎樣」的話,十多年了,如同暮鼓晨鐘般地在我的婚姻諮商工作中不斷地由不同的丈夫口中吐出,召喚我的性別與權力意識。

「我這個婚姻治療工作者想怎樣」如此變成了我過去工作時內心最騷動不安的情狀。更動婚姻結構中的權力失衡其實是我的重要治療目標之一,我也深信唯有如此婚姻才能成為男女兩性共同的信仰。可是我無權將我的信仰借給我的當事人,文化結構也不站在我這一邊;過去的我,雖沒爛到枉顧女性的主體性說出「既然妳如此珍視婚姻,還生有孩子,他又不願意改變,那只有妳來想更多的辦法來保住婚姻」這種只有使女性越發沮喪的「毀滅性治療語言」。但卻常假中立為名,卻不反思權力結構下弱勢者根本無從發聲的事實,說出「現在就看妳要怎麼辦了」這句替現場丈夫傳聲的話,往往換來得只是個無助的女性的無聲嘆息。自省多年,現在的我,會用跟循(tracking)的技巧,反問丟下「那妳想怎樣」的丈夫:「那你認為她應該怎樣」?多數的丈夫會要求妻子接受既定的事實,吞下不平與委屈。此時,我會反問妻子:「妳同意妳先生說的的嗎?只要妳停止抱怨,把太太角色做好,妳們家就會沒事了」?沒有一位妻子會認為這種說法是公允的,但擺在眼前的事實是丈夫想出來的避免婚姻衝突的唯一策略是要她失去聲音與感受。我在這點上加火煽動,讓夫妻雙方強烈感受到其中權力的失衡與不公,再見機行事加諸(empower)妻子感受之權,做她的替身向丈夫要求尊重與善意;偶然也會馬失前蹄,要得太真切的結果,不是讓她看清丈夫之不可委身,便是主體性忽然從天而降,這兩種狀況的下場就是把婚姻諮商做成了離婚諮商。曾有多位從遠方特地來找我談的婦女,在初次會談時坦承相告:「千里迢迢而來是因為有人說來找你談後會有力氣離婚」。看清婚姻的力氣與做決定的權力原本是天賦人權,對婚姻中的弱勢女性卻是一條漫漫陌生長路。

我曾發表過一篇「諮商實務中的平權觀念」(郭麗安,民87),試圖指出權力與當事人困境之關聯;本文則不僅要指出權力與當事人婚姻困境之關聯,還要呼籲諮商師善用特有的諮商專業權威,在諮商室中撼動文化結構下失衡之婚權,讓婚姻關係「來自人性也合乎人性」吧!

 

健康的婚姻:安全的愛與性  郭麗安

(本文發表刊載於1993年中國輔導學會邁向二十一世紀的諮商與輔導工作研討會論文集,76-87頁)

 摘   要

    本文首先回顧過去三十年來的人類婚姻關係或性行為變遷史,並針對傳統的一夫一妻制、有配偶無子嗣、單親家庭、獨身、複合家庭、同居、二度婚姻等七種婚姻關係提出討論。作者預估,以上七種生活方式將是未來人類生活的主流。除此之外,作者也指出二十一世紀人類各種親密行為模式中最大的隱憂為強暴、身體與情緒的虐待、酗酒與毒品濫用、以及匱乏的愛、不安全的性等。作者最後並對諮商師的自我情感教育提出建言。

 

婚姻暴力的脈絡研究-從違反家暴法者的眼光  郭麗安  潘才學

本文發表、刊載於教育部主辦,彰化師大協辦「家庭暴力與性侵害學術論文研討會論文集」,120-155

摘   要

本研究之主要目的在於以施暴者的角度,佐以脈絡性之視野,研究婚姻暴力事件中之施暴者,在施暴前後之情緒、認知與行為表現,對家庭系統運作之主觀知覺與感受,以及社會文化因素在婚姻暴力行為中所扮演的角色,並形成婚姻暴力事件之脈絡。

共有四位其配偶已申請到法院保護令的違反家暴法者參與本研究。每位研究對象在初次訪談中,均接受一到一個半小時的訪談;除了一位研究對象因入獄服刑,其它三位研究對象均接受追蹤訪談,以釐清初次訪談中的模糊資訊。

        透過質性分析,研究結果發現,施暴者對配偶普遍持有負面之看法,皆認為配偶應為其受害行為負責;發生暴力行為之場景通常多有外人在場,暴力行為之發動與男性的面子、尊嚴多有關連。動手不脫警告、教訓或反擊之意涵,意圖在阻止地位繼續滑落。

研究對象的父親角色功能薄弱,親子次系統與婚姻次系統皆僵化、疏離。妻子與小孩彼此間之界線較為滲透,家庭三角關係運作明顯可見。

研究對象多持有傳統的性別角色態度,認為自己應該要努力賺錢養家,照顧孩子、祭祀祖先是妻子的事;承擔一半家務可以,做過頭的話有損男性尊嚴、鄰居會笑。自己在家中大權已經旁落,為了證明自己還是個男人而向老婆施暴。

本研究除了整理出婚姻暴力事件之脈絡,並對未來之輔導工作及研究提出建議。

關鍵詞:家庭系統、脈絡、婚姻暴力

 

諮商實務中的平等觀念   郭麗安

(本文原載:中國輔導學會主編,輔導季刊,第34卷,第2期,31-34頁,1998)

摘   要

        作者首先指出婚姻是最能彰顯權力掙扎的感情生活型態。男強女弱在現今的台灣社會仍是一般人普遍的看法,而諮商師在執行其專業工作時,一不小心便會掉進上述文化的陷阱中。

        作者以丈夫外遇的當事人為例,一個具平權態度的諮商師會幫助妻子當事人,在看到關係與自尊出現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情況下,她能長出力量做出符合自身福祉的決定;女性主義諮商師會更鼓勵案主能為自身的尊嚴說話,甚而為維護尊嚴而冒失去關係的危險。而一個不具平權意識的諮商師可能會以「丈夫遲早會回頭;孩子需要母親照顧;別人會怎麼看妳」等他人為中心的觀點來引導案主做出識大局但自貶自尊的決定。

    諮商專業在二十一世紀時,能否保有上世紀的活力與生機,作者認為端看諮商師能否以平權進步的眼光對待諮商行業中最大的顧客群 婦女!

 

雙生涯家庭的婚姻與親子關係   郭麗安

(本文原載:婚姻與家庭月刊,第九卷,第三期,4-6頁,1995)

摘   要

        早年對雙生涯家庭的研究,大部分集中在雙生涯家庭的壓力源及外在壓力源的探討。後來的研究則偏向討論雙生涯家庭的源起,而此種家庭結構的益處面反成為研究之主流。可以預見的將來是:雙生涯家庭的數目不會減弱且有逐漸升高的趨勢。作者針對雙生涯壓力之下的婚姻與親子關係,提出處理壓力的技巧。

 

快樂與性別 : 研究與應用   郭麗安

(本文原載:中國測驗學會主編,測驗與輔導,8月,2565-2568頁,1994)

摘   要

本文的目的乃透過文獻探討,對與快樂有關的情緒行為的性別差異做一探討與比較。作者就兩性在嬰幼兒期、兒童期與青少年期、以及成年期的情緒表現,提出綜合性之研究回顧與總論。就性別的情緒差異而言,比較一致的看法是:當遭遇難題時,男性易求助於外物而成為酒精上癮者,而女性較會因積怨而罹患憂鬱症。至於快樂的情緒,則無顯著之性別差異。作者最後並對如何獲致快樂提出建議。

 

兩性關係之困擾與輔導   郭麗安

(本文原載:省政府教育廳主編,輔導措施實務手冊,37-42頁,1996)

摘   要

臺灣社會目前正面臨著重新檢視性別角色的課題,新的男性與女性的性別定義正在崛起。在性別角色重新被檢視、定義的範疇堙A包含了男性化、女性化、雙性化與心理健康之間的關係的重新釐清。許多個體在這過程中對自己性別角色的社會化過程充滿了困惑,而這種情勢的造成與女性運動的蓬勃發展(Goldberg,1977;Harrison,1978)及心理學家對健康的性別角色的認定標準(郭麗安, 民82;Parsons, 1980; Williams,1979)有密切關連。上述的這些改變,不僅對成年人構成衝擊,表現在社會問題上的即有高離婚率(臺灣之離婚率高居亞洲第一位)、性騷擾與婚姻暴力的層出不窮,而對成長中且正面臨自我認同任務(Erikson, 968)課題的青少年而言更是一大挑戰。

本文之主要目的在於討論青少年兩性關係輔導措施/方案之基本元素,並提供教師研習課程規劃/設計之藍圖,最後並對教師如何對青少年兩性關係進行個別輔導提出輔導原則。

 

如何協助子女適應兩性平等社會   郭麗安

(本文原載台中市黎明社教站主編,美好人生的因與果,黎明社教小集,585-93頁,1998)

摘   要

這篇文章主要來自一篇作者之演講稿,主題是教導父母如何教養出有自尊、能善待自己、能負責的孩子,並協助子女「適應」、「創造」兩性平等的社會。

作者特別強調:身為社會化代理人的父母,必須先省思個人對男生或女生的刻板印象,去掉自己的性別偏見;兩性化特質應是讓個體在性別特質上更具彈性和整合性,如此才有機會將自己的潛能發揮到極至。在生活中教導孩子懂得尊重他人性別、角色,培養愛己、愛人的能力。畢竟兩性教育是終生教育,更是生活教育重要的一環。

 

諮商師問題概念化的權力意識:以婚姻諮商為例   郭麗安

(本文發表於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教育研究所主辦之性別、知識與權力研討會論文集,民91523-24)

摘   要

本研究之主要目的在於探討諮商師在婚姻諮商情境中,問題概念化的權力意識,並比較不同訓練背景、性別的諮商師,其問題概念化中權力意識之異同。

本研究以58位諮商師為研究對象,其中專家層級者與新手各一半,邀請他們觀看真實情境之婚姻諮商錄影帶前二十分鐘,之後填寫「諮商師問題概念化開放式問卷」。透過內容分析,研究者先分析研究對象問題概念化中的權力意識,而後再對所取得之資料進行統計考驗。

研究結果發現,所有研究對象當中,約有三成使用了權力意識,雖然專家層級諮商師使用權力意識的百分比要高過新手使用權力意識的百分比,但並未達到統計上的顯著差異。而不同性別的諮商師在概念化夫妻問題時,在權力意識的使用上亦無顯著差異。

本研究除了整理及討論研究發現、限制外,並對未來的研究以及諮商師培育教育提出建議。

關鍵詞:問題概念化、婚姻諮商、諮商師、權力意識

 
 

從兩性關係看臺灣的青少年需要什麼樣的性教育   郭麗安

(本文原載測驗與輔導,第131期,第2694-2695頁,1995年)

摘   要

本文之主要目的在於回應台灣社會目前正處於舊有的性別角色常模已不再適用,而新的性別角色常模又未得到整體社會的認定的情況下,導致青少年對性別角色只有模糊的認定,投射出來的便是兩性人際關係上的種種困擾行為。作者認為有關這方面的教育,必須藉由每天都有可能會與青少年互動的人來進行。這些人是誰呢?他(她)們的名字是父母親、或是老師、或是手足。他(她)們擁有的性知識是否足夠?專業技巧是否嫻熟?在作者看來,均屬次要的問題。最重要的是,他(她)們真心關懷當事人,而又願負起管教之責。

 
 

心理學家眼中的男人友誼   郭麗安

(本文原載:教育部主編,學生輔導通訊,第29期,4-9頁,1993)

摘   要

本文主要在討論男人的友誼本色,並比較友誼的性別差異。此外,並以心理學的研究成果探討男性建立親密關係的障礙因素:競爭情結、恐同性戀情結(homophobia)、鄙視脆弱與坦白兩種特質、缺乏角色範例等。

作者認為,人與人之間的連結需要透過關係的建立;而親密,是人際關係發展成熟的標記。透過人際的親密,男性可以:

   (1)瞭解本身人格中更深層的內在

   (2)打開過去未曾探索過的感覺之門

   (3)在有意義的關係中享受友誼的豐美滋味

作者最後提出建議以團體的形式,促進男性的表達性特質,以幫助男性建立親密關係。

 

高中生對男女合班之認知與態度研究   張歆祐  郭麗安

(本文原載:中國測驗學會主編,測驗與輔導,第163期,3421-3424頁,2000)

 摘   要

台灣現今的教育制度,在中學階段開始有許多的男女分班或分校受教,以性別分班受教成為中學的獨特現象。在過去的「分班或合班」的研究中,多從學者的角度或實際任教的教師來作研究的對象,本研究乃試圖以學生為本體,對中部某國立高中經歷過男女合班與分班的學生施予調查研究,希望能引發學界對此議題作更多的討論與思考,以作為對未來的編班制度的參考。

    本研究使用樣本調查法,研究工具為「男女合班班級狀況調查表」,研究對象是某國立高中學生,共661人,其中男生427人,女生234人。受試者皆為同屆學生,高一時大部份男女分班,僅有一班男女合班,到高二時該屆全面實施男女合班。本問卷乃在受試者於高二男女合班時施測。後測對象為同一批學生,在畢業後年內再度施測,其中男生86人女生33人,總共有效樣本為119人。本研究所使用之工具為黃火文校長所編製之「男女合班班級狀況調查表」。

從問卷結果中發現,本研究與過去多數的研究結果相似,受試者多支持男女合班,認為男女合班有助於班級秩序之維護、服裝儀容之整齊、同學氣氛相處融洽;同時對學生之兩性性別角色認識、兩性互動相處學習也有很大的幫助。然而若將不同性別學生的意見分開處理的話,則可發現女生與男生在分班與合班效果持完全相反的意見。例如,以性別來檢視班級形式與學習態度及效果的卡方檢定,結果則發現有顯著差異,男生認為男女合班學習的態度與效果較好(X2=54.97, p<.01),但女生則相反,認為男女分班的學習態度與效果較好(X2=80.20, p <.01)。

研究者最後建議教育人員應對性別採取正確的看法與價值觀,方能彰顯男女合班制度的優點,否則在沒有性別意識或甚至擁有性別偏見的情況下,處於弱勢地位的女性在男女合班的編班形式中,反倒是處於更不利之狀態。

 

未婚單身女性生活經驗之研究 : 婚姻意義的反思  趙淑珠

(本文將刊載於教育心理學報 2002)

隨著教育水準的提昇平均,結婚年齡逐漸的延後,不婚或未婚的比率也逐漸增加,但對於此族群的瞭解卻一直付之闕如。本研究藉由深度訪談的方式,訪問19位三十歲至五十歲目前仍未婚的單身女性,瞭解其對目前單身生活的看法與評估,以及其對未來的想法與準備。研究結果指出受訪的單身女性呈現出對生活較正面的態度,享受生活中的自由。雖然相較於以前的社會,目前單身女性並未承受極大的壓力或歧視,但是父母的擔心與催促,或他人的某些眼光與調侃,仍是受訪者所必須面對的現實。對於未來的計畫與準備,有部份受訪者較不積極,僅止於知道要準備但尚無實際的行動,另有一部份的受訪者則對於未來有較具體的計畫與準備,除此之外少數受訪者也提到非婚姻關係另類親密關係型態的可能性。對於婚姻的態度與想向則出現相當衝突的圖像,受訪者一方面並不排除結婚的可能,期待互相支持、心靈契合的伴侶,但一方面卻覺得如果進入婚姻則會喪失自我,需要犧牲自己來照顧家人。本研究結果對於發展心理學以及婚姻的意義也將進一步討論。

關鍵詞:單身未婚女性、生活經驗、婚姻態度、婚姻意義

 

性別意識 : 對諮商員的反省與提醒   趙淑珠

(本文原載:「兩性平等教育季刊」,第16期,民90,12月)

        雖然來尋求諮商服務的對象以女性為大多數,但是在諮商員的教育中對性別教育或性別意識的提昇仍沒有受到相當的重視。以專業科系的訓練課程中為例,在國內幾個輔導與諮商的研究所中,開設兩性關係或性別研究課程的寥寥可數(筆者搜尋的結果只有兩間,或許有失誤?),就算有,也是列為選修科目而非必修。許多求助機構的統計中都會發現女性是主要的服務對象,面對如此主要的「消費者」,諮商員對女性在社會中的生活經驗、困境,兩性的相處、權力關係,以及社會對於性別、情慾等相關議題的瞭解與敏感應該是訓練中非常重要的一環。不管工作的地點在校園中或社區機構,性別議題是無所不在的,而諮商員的性別意識也將影響到他/她如何因應案主的需要與治療策略的選擇。本文的目的並非提供某一特殊的「性別治療理論」,而在於透過例子來討論諮商員可能的偏見,藉此來提醒在實務工作上性別敏感的必要性。

從「個人」到「社會結構」的反省

有關性別教育或相關內涵的討論已有不少學者有精闢的分析(張玨,1998;謝小芩,1995),本文僅以下述的三個層面(Unger, & Crawford, 1992)來作為思考與討論的主軸:

1)個人層面:

在每一個文化或社會中對不同性別的個人應有的行為、特質、興趣,甚至職業選擇都有某種期待或規範。比如我們通常期待男生是勇敢、堅毅、有擔當,選擇醫學或科學為職業;而女生則被期待為乖巧、溫柔、善體人意,選擇教師或護士為職業。如此的期待固然不能算錯,但如果某個男生是溫柔、善體人意,他會如何被老師及同學對待呢?又或某個女生是堅定、有好的領導特質,有事業企圖,她又會被如何告誡呢?或者某個妻子來抱怨先生因為忙於事業,忽略妻子與小孩,而想要離婚,諮商員會有什麼建議呢?相反的,另一個妻子來抱怨,因為她的能力與事業的發展超過先生的工作,先生對她不滿,此時諮商員又會有什麼方向與策略呢?在這些答案中,反映的是諮商員的什麼態度呢?

2)人際互動層面:

                性別同時也提供了我們與他人互動時一個重要的線索,因   

            著對方與我們是否為同一性別而決定我們與其的互動行為。

            比如當一男一女走進賣車場或修車場,最明顯的是銷售員或

            修車師父幾乎只對男性顧客談話,幾乎忽略女性客戶的存

            在。因為女性被認為是不懂機械的,當然也就對車子一無所

            知了!

有些研究觀察教師與男性及女性學生的互動情形,雖然教師本身認為並不因學生性別而有互動上的不同,但實際的觀察卻發現,男生受到教師較多的注意力:男生比較容易被公開的責罵,但同時也佔用較多的課堂時間,較多與老師互動的機會。即便在所謂以女性為主的文史哲領域,女學生也不見得受到較好的對待。一個學生告訴我,大學在史學的課堂上,老師只對少數的男同學上課,告訴女學生們,史學研究是一門嚴肅而枯燥的領域,她們讀不懂的!

3)社會結構層面:

指的是透過社會文化、成文或不成文的規範、法律、制度,甚至教育等,將男性及女性視為不同的族群而分別對其有所期待或規範。比如在職業上有所謂的「女性職業」、「男性職業」。這些分類可能與真實的能力無關,但因著社會的性別刻板化印像而限制了某性別在該領域發展的可能性。回想在生涯諮商或輔導的工作上,面對男學生想選擇護士,女性想選擇軍校或是建築師,我們會如何鼓勵或是「悄悄」的抑止呢?下數的幾個數據或許更可以說明,結構層面是什麼意思。

    表一及表二呈現的是各級學校及科系類別的女學生比率(蕃薯藤婦女教育資訊網,2000),以100%減去表中數字即為男學生比率。從表中的數字可以看出非常有意義的變化,男女學生的比例在高中、高職前差異不大,而到了碩士、博士後卻有多於三倍的差距,原因會是什麼呢?若再以學科類別來看,科技類科僅有不到20%的女生在高教育階層,而即便在社會類科,在專科階段女生仍佔絕大多數,但到了博士階層,女生卻只為1/4?更令人不解的是人文學科,傳統所謂的女性學門,在碩士學歷之前都佔有多於50%的比例,但到了博士階層卻僅剩40%左右?造成此懸殊差異的原因是什麼呢?女生比較不喜歡讀書嗎?男生比較奮發嗎?

    看到此許多人會告訴我,是因為女性會被告誡:「書讀那麼多小心嫁不出去!」,或是因為已經有婚姻與小孩,所以進修的困難度增加;但是男性似乎不必擔心學歷太高而無法結婚,或是結婚後因為要照顧妻子與家人而犧牲個人的學業,其後的原因是什麼呢?或許以我一個女性朋友的經驗可以作為一個註腳:在她準備考研究所時,他先生丟下一句話給她:「妳要學位還是床位!」

諮商輔導的訓練經常讓我們停留在個人的層次,甚至有時會以此來反挫女性主義所呼籲的結構性改變。比如,學生經常會問我:「我們不是尊重個人的需要與選擇就可以了嗎?」Yes and No!如果我們每人都可以依我們各自的特性發展,確實只要尊重個人選擇就好,但事實是,我們(包關案主及諮商員皆是)受到太多社會結構、刻板印象的限制,很多時候常不自覺的、理所當然的忽略了「個人的需要」,所以敏感的檢視並注意自己的性別意識是必要且重要的。

表一  各級學校女學生比例

---------------------------------------------------------------------------

                國中      高中      高職      大學      碩士      博士

1994        48.7        46.7       53.3       44.7       27.9       16.6

1996        48.6        47.4       53.0       46.8       28.3       18.6

表二   大專院校各領域女學生比率

----------------------------------------------------------------------------

(1993)      五專             三專           二專            大學     碩士             博士

人文         75.6              52.5       86.3       67.8       58.9       40.7

社會                  75.5              61.3       90.1       56.5       38.7       23.9

科技                  35.5       76.7       37.9       22.7       16.8       11.6

(1996)      五專             三專           二專            大學      碩士             博士

人文                76.7       43.0              80.0       69.3       60.2               43.5

社會                 75.9       87.5       89.0              57.5              38.4        26.3

科技                  38.0       26.8       38.0              26.4       16.7                12.6

專業立場的反省:以性取向為例

        比如在面對個案的情慾需要與相關議題時,在主流的教育中成長的諮商員所抱持的態度是什麼呢?以對同性戀者的態度為例,雖然諮商員的訓練強調「尊重個人的需要與選擇」,但是當面對個案是同性戀時,特別在校園中,諮商員的第一個反應通常是:「先判斷(或是診斷)他/她是不是」,於是拿出專家的的判斷標準來衡鑑,然後有一部份各個案會被「善意」的告知,「你/妳不是,只是同性愛(或是暫時性、情境性的)」,當我們面對一個異性戀的個案來談情感問題時,我們會以診斷的立場,判斷其二人的感情是「異性愛、暫時性的、情境性的」嗎?(當然以時下年輕人感情變換之快,哪段感情不是情境性、暫時性的呢!)在如此的態度下,所展現的是諮商員對同性戀的不解與恐懼,而「尊重當事人需要與選擇」在此情況下似乎是銷聲匿跡的!?

        如果仔細閱讀美國諮商、臨床心理等相關心理衛生的領域中有關對於同性戀個案的諮商原則或倫理規範,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對於「尊重個案選擇」的實踐,以最近的American Psychologist (2000)所提出的規範為例(Guidelines for psychotherapy with lesbian, gay and bisexual clients),在16條規範中皆是鼓勵助人工作者應瞭解同性戀者及雙性戀者的情緒、面臨的困境、家人關係及社會歧視與壓力,沒有任何一條規範是讓諮商師對同性戀者進行診斷的,如此的方向與國內多數諮商員及相關的助人工作者的方向是有著極大的差異!

        自從美國精神學會(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1973年將同性戀自精神疾病診斷手冊(DSM-III)中除名之後,同性戀不再被認為是一種精神疾病(理論上),但是以前述在台灣的狀況,可以知道多數的諮商員仍以診斷的觀點來分類,甚至試圖治療、矯正同性戀者,為什麼二十多年後,專業的諮商員在面對同性戀的觀念上仍未有太多的改變?舉同性戀的議題為例是因為該議題對於諮商員的所謂「專業立場」最具有挑戰性,還有很多時候面對個案不符合「主流價值」的需要與選擇時,諮商員也應反省究竟是站在那邊呢?觀念是不是也還停留在二十年前?

提醒:Let’s First Do No Harm

        從諮商的基本關注點而言,關心每個個案的福祉,諮商或輔導的實際進行是非常「個人」的,然而諮商的進行同時也是「人際」的,因著諮商員、個案個人的生理性別及性別態度都在影響諮商的歷程與進展;而更重要的也是經常被忽略,同時也是筆者想提醒的是,諮商的進行同時也隱含「社會結構」的層面,當諮商員提出某種適應的策略時也同時告訴了個案如何才是「好」的適應,因此作為一位諮商員除了精進個人的諮商能力外,更需要敏感自己的視野,特別是性別的、權力的視野。而身為諮商教育的工作者,筆者也要呼籲相關的訓練單位對於性別教育或性別觀點在諮商員養成訓練的重視。在筆者初學諮商工作時,教授曾告誡:「Let’s first do no harm」,面對性別議題,我們應該也有同樣的反省與虛心:站在主流社會的結構上,與個案互動的過程中,身為諮商員你/妳是如何提供「尊重個案需求」的服務呢?

參考資料

張玨(1998) 性教育/兩性教育/性別教育/兩性平等教育。兩性平等教育季刊,717-23

謝小芩(1995)教育:從父權的複製到女性的解放。劉毓秀主編,台灣婦女處境白皮書:1995。台北市:時報文化。

蕃薯藤婦女教育資訊網(2000http://taiwan.yam.org.tw/womenweb/st/98

Division 44/Committee (2000). Guidelines for psychotherapy with lesbian, gay and bisexual clients.  American Psychologist, 55(12),  1440-1451.

Unger, R., & Crawford, M. (1992).  Women and gender: A feminist psychology.  New York: McGraw-Hill, Inc.

 

家內暴力的成因與後果:以母親為例  吳齊殷  陳易甫

本文原載:應用心理研究社主編,應用心理研究,第11期,69-912001。(本篇摘要已獲得原作者同意刊登)

 摘   要

過去許多有關家內暴力的研究文獻常常發現:在兒童青少年時期曾遭遇父母嚴厲體罰的成年人,較可能會經常以暴力的方式對待自己的配偶或子女。這項發現一般是歸因為這些遭受父母嚴厲對待的人透過「模仿」或「學習的途徑」,將「暴力對待家人」視為合法而有效的行為。在以臺北市86所公私立國中的國一學生為抽樣母群體,連續三年的問卷調查中,本研究依分層比例隨機抽樣原則,共抽出33所學校(包含44個班級)的1,434個國一研究對象。根據這些國一學生及其家長(主要是母親)所提供的面訪資料分析的結果,本研究發現:以上所論及之模仿或學習機制,只受到實證資料部分的支持。分析結果反映出:母親小時候所遭受父母之嚴厲教養與其長大後的暴力行為之間的因果關係是受到母親的「反社會特質」的制約。然而,以暴力對待下一代或自己配偶的代間傳承跡象,即使在控制住「反社會特質」變項後,仍然有顯著的直接相關存在。這項發現說明了家內暴力現象,可能隱含了相當複雜而細微的發展與轉移機制。無論如何,本研究的分析清楚地反映出:個人之反社會特質和攻擊性行為的養成,與其父母不當教養之間,確實存在著緊密關連。曾經遭受父母不當教養的人,稍後所發生的種種行為問題,其父母的不當教養很可能是關鍵影響因素。

 

母親信念、教養目標與教養行為(一):內涵意義之探討  林惠雅 

應用心理研究,2143-180

一、研究目的

瞭解母親信念、教養目標、教養行為的內涵。

二、研究方法

(一)研究對象:台北市120位國小低、高年級學童的母親。

(二)研究工具:半結構式訪談法。提供母親四大兒童行為範疇生活作息和習慣、學習、人際關係、和自我管理與個性,而後依此四大範疇訪談母親以下四個問題。

1.  上述個範疇中,其子或女有沒有哪些行為讓那感到滿意或不滿意?(藉此反映教養目標)

2.  面對這樣的行為,母親通常會如何處理?(藉此反映教養行為)

3.  為什麼母親會這樣處理?(藉此反映信念)

4.  母親對其子女有何期望?他認為什麼是其子女最重要的學習或具備的?(藉此反映教養目標)

三、研究結果

(一)母親信念內涵呈現七個主題:

1.      被動依賴

2.      先天因素

3.      能力傾向

4.      接觸與經驗累積

5.      正負向回饋

6.      觀察學習

7.      主動探索、自由學習

(二)母親教養目標內涵呈現下列六個主題:

1.      基本道德人格培養

2.      人際關係

3.      成就競爭

4.      平安順從

5.      獨立自表

6.      適性發展、身心健康和快樂

(三)母親教養行為內涵呈現八個主題:

1.      耳提面命

2.      練習嘗試

3.      獎勵鼓勵

4.      處罰

5.      說理誘導

6.      身教示範

7.      鼓勵獨立自主

8.      提供服務

四、結論

(一)受訪母親處在變遷的是社會中,一方面保有文化傳統的想法教養方式,一方面具一些不同於傳統的想法。

(二)母親可能同時存在兩種本身含有相對意義的信念、教養目標或教養行為。如:成就競爭/適性發展。

 

母女關係的社會建構  惠琴 

研究目的

◎探討母職(motherhood)與母女關係的社會建構歷程。

○從青少女們的眼中,探討她們是如何在看待她們的母親,她們看待母親的方式是如何受社會文化所建構著。同時,她們看待母親的方式同時亦影響她們性別自我的認同。母女關係並非單純的人際關係,而是深受文化母職所影響。

○文中討論母親的形象,不同處境下的母親,女兒對母親處境的解讀,母女關係的傳遞與移動等主題。

研究對象

◎青春期後期的大學在學女生18人,分三個焦點團體進行,每個團體6人。包括電腦網路上的受訪者。

◎青春期中期的高中女生12人,分兩個焦點團體進行,每個團體6人。

◎青春期初期的國中女生12人,分兩個焦點團體進行,每個團體6人。

研究方法

◎團體前的個別訪談

◎焦點團體

◎團體後的深度訪談

研究結果

◎母親形象:女兒們眼中的媽媽

1.慈愛母親:母親能呼應並照顧子女及家人的情感需要。

2.學習母親:母親們示範著生活中作決定的眼光與能力,學習的彈性,以及堅持的毅力。

3.嚴厲母親:母親嚴厲且掌控式的執行社會文化中的要求。

4.辛苦母親:性別的結構導致母親們扮演母職上的有心無力。

5.非理性母親:執行母職的壓力,導致母親呈現矛盾、神經質、與暴力的行為。

6.不合模母親:領養、改嫁、出走、出軌、養家而不管家的母親等都是與模範母親不合的母親。社會規範的違離,導致社會輿論的貶抑,亦同時扭曲了親情。

◎不同社會處境下的母親們

1.被迫養家的工作母親

2.壯志難伸的工作母親

3.有責無權的家管媽媽

4.作家庭手工的鄉下媽媽

◎女兒們對母親處境的解讀:讀境揣摩(context reading)

 

母親與幼兒互動中之教養行為分析   林惠雅

(本文原載:應用心理研究,675-96)

研究目的

以母親和幼兒的互動和歷程兩個層面來探討母親教養行為的特色:

1.探討母子互動中,母親教養行為的特色。

2.探討母子互動歷程中,母親教養行為和幼兒對母親反應的模式。

研究對象

13對就讀幼兒園大班的幼兒和其母親。此13個家庭均是幼兒與父母同住的小家庭結構。幼兒性別為:男生7位、女生6位。母親教育程度為:大專7位、高中5位、國中1位。母親職業為:家庭主婦7位、商人3位、教師2位、公務員1位。

研究方法

觀察紀錄母子在家庭中的互動行為,根據林惠雅1995年所發展的「母子互動行為分析表」作為觀察記錄之工具,並進行內容分析以及統計方法分析資料。

研究結果

1.      母親啟始的控制事件比幼兒啟始的控制事件來得多,且以幼兒生活常規的要求居多,顯示母親在母子互動中扮演比較主導的社會化代理者的角色,且其教養行為以指示制止、負向處罰較多。

2.      母親教養行為和互動事件性質、幼兒行為有顯著交互作用,顯示在不同互動事件性質、不同幼兒行為中,母親教養行為亦有所不同,但不同母親其教養行為卻無顯著差異。

3.      由互動歷程中母親教養行為和幼兒對母親反應之關係觀之,這兩者的互動歷程存在了「好來好往,以暴制暴」與「嘮叨成習,相應不理」的特色。

 

促進參與父職因素的探討   林惠雅

(本文原載:應用心理研究,6131-171)

 研究目的

1.      探討為何有些父親對參與育兒有高度的意願與實踐。

2.      透過訪談,了解使男性產生「養育與教育子女是父親重要

         職責的認知」的因素。

研究對象

        在本研究中,研究者訪問了九位高度參與育兒的父親以及他

        們 的配偶。這九個家庭係透過中國健康家庭協會及紳士協

        會推薦其成員,以及北市某國小家長會委員中確實表現出參

        與教養孩 子的父親。接受訪問家庭中,子女自未滿一歲到

        大專畢工作者皆有。但每個家庭皆有在國小或國中就學成員。

研究方法

質化研究訪談法

研究結果

一、影響父親參與育兒因素

1.家庭承諾與責任感
2.
工作經驗的體察:負面家庭對子女的影響
3.
家庭危機:父職荒疏與來自配偶與子女的衝擊
4.
配偶的溝通與支持
5.
動力與回饋:孩子的成長及愉悅的家庭生活
6.
上一代的示範:正面或負面的效果
7.
父親本身成長與學習的經驗

二、父職的實踐:工作性質與工作調整

三、父職的學習:社會參考模範與親職教育

 

台灣各大學婦女研究與兩性等教育   張玨  吳燕秋

(本文原載:應用心理研究,1373-106)

 摘   要

本文簡略介紹「婦女研究」的基本內涵,以及西方社會婦女研究的歷史演變,以作為瞭解台灣婦女研究的知識背景,並回顧婦女研究的發展情形。

其次再分析目前相關的婦女研究發展階段論述,……而作者認為婦研各發展階段並非直線進化模式推進,而是以螺旋辯證方式進行的,並可能由於反挫,重回早期階段。因此本文將婦女研究發展依女性意識的成長分為六個時期:無知期、尋覓期、萌芽期、婦女研究中心期、挑戰/衝突期、兩性合作期。

接著介紹兩性平等教育現況。長期以來,婦女研究學者在學院中推動一場長期而緩慢的教育改革兩性平等教育。兩性平等教育是福女研究者在婦女研究中心期與兩性合作期被凸顯的主要工作,目的在檢視、反省,修正以往教育中潛在的性別歧視觀念與刻版印象,在日常生活中落實兩性平等的思考,進而解構目前父權體制中具壓迫性的權力關係,建立一個和諧平等共處的社會。目前國內不論是民間婦運團體、婦研機構、或是官方機構(如教育部)等都大力推動「兩性平等教育」,成效評估似乎頗為樂觀,但實際運作上卻面臨不少挑戰與困境,該如何尋求因應解決之道,這是本文在最後所亟於討論的部分。

婦女研究與兩性平等教育的挑戰與省思,作者依下列各點說明:兩性平等教育的迷思;婦女研究與婦女運動;婦女研究、性別研究與男性研究;多元挑戰;女性主義與女性經驗;兩性平等觀念與翻譯的混淆;婦女研究的資源困境;婦女研究本土化。

 

身心違常:女性自我在父權結構網中的「迷」途   黃囇莉

本土心理學研究,1520016月),3-62

 摘   要

為了瞭解歷來女性有較高的身心違常罹患率,本文嘗試將探究心理病理之焦點放在深植文化 / 社會中的父權結構,並層層揭露父權主義(paternalism)如何透過社會化的歷程,同時配合親屬網絡中的社會期待、文化中的習俗規範,共同形成天羅地網式的共犯體系,讓生存於其中的女性掙脫不出,而身陷身心違常的困境,甚而瀕臨精神崩潰之邊緣。

    本研究以向精神科求診的已婚中年婦女為例,約20小時的敘說資料為分析素材,並以文化自我建構與女性主義社會建構論為二度詮釋之觀點,以個案的自我發展為論述主軸,逐步鋪陳其文化自我與父權主義之對話,及其罹患身心違常之過程。

    本研究的個案在婚前是一位受現代化教育且具有「功能性獨立」的女性,在保護性父權主義的社會化下,欠缺「情感性獨立」的發展;結婚後,卻誤入傳統性的父子軸家庭,與其所希冀的現代性夫妻軸家庭有所背離。當個案在婚姻生活中面對男性主義的孝道觀、性愛觀及暴力展示權力的父權主義所形成的三岔路時,因其「自我執迷」於情愛的忠貞及夫妻平權之婚姻倫理觀,而不斷地與其深具支配性父權的先生發生糾葛式衝突,且被迫自我消音(silencing self),因而逐漸地身心能量耗竭,導致「自我迷失」而無所適從,甚至走向自我解組的危機邊緣。

    本篇論文最後對目前台灣精神醫學的心理治療過度醫療化與專業人員之養成缺乏性別意識之現象提出反思,同時也對攸關女性自我的充權(empower)與發展提出一些建議。